228

耿某某被控受贿、职务侵占、妨害作证案辩护词

2017-7-6

辩 护 词


审判长、合议庭:

安徽××律师事务所接受被告人耿某某近亲属委托,指派张新律师担任其被指控非国家机关工作人员受贿、职务侵占、妨害作证一案的一审辩护人,通过会见、阅卷、出席庭审,现本辩护人就本案主要事实及争议,相关法律适用及定罪量刑综合发表如下辩护意见:

由于本案中虽公诉机关指控被告人犯有数罪,但就其主要指控事实之间交相杂糅,互为因果,并无必要各自割裂,现据其逻辑关系辩护人先就从指控第三罪起以倒叙切入辩护。因为任何客观事物若成立,则顺逆皆应丝丝入扣,无懈可击,若不成立,则必有漏误,或陷逻辑悖理。

辩护人整体认为被告人被控三罪皆不成立,现分述之。


一、妨害作证罪之不成立

按起诉书指控被告人涉嫌妨害作证,表现在三个方面:

1、指使潘光付到公安局为其卖树款的事作伪证。

当庭时被告人已供称自己未实施该行为,重要的是辩护人认为无论被告人实施了什么样的行为,如若基础事实卖树情节不成立,则指使伪证事实自不成立。关于卖树之虚构,辩护人将在下一章节详述之。

2、指使段金华给其伪造了虚假的鱼塘赔偿协议书和看树合同书,意欲掩盖其受贿的真相。

这里辩护人并不否认段金华在被告人家中以被告人的意思补写了鱼塘赔偿协议书和看树合同书的事实,由于鱼塘赔偿一事不在本案审理范围,故不赘述。

辩护人认为看树一事客观存在,卷中有证人证言,当庭被告人认为仅支付了2000元看树款,可见看树合同书属事后补写,且部分内容不真实,但一概认定其属“全部”伪造,又似偏颇,故请合议庭详理事实,不要以偏概全。

最重要的一点是所谓的“掩盖其受贿的真相”辩护人认为是不成立的,即若被告人依法不构成受贿则本罪亦不能成立,关于“受贿”辩护人将在再下一章节详述之。

3、关于刘其华的虚假证言。

由于刘其华的证言仅涉及其是否收到看树款一事上的反复,辩护人按照刑法犯罪构成的理论认为,为出入人罪提供与事实有悖的证词,使有罪的人免于追究,使无罪的人遭于追究,且情节严重者才能构成伪证罪,相关指使人等构成妨害作证。

本案中的前提是(“假想”)被告人以索取看树款为由收受宋、杨、马三人款一万元已经完成了占有,假使成罪亦无回旋。而本指使情节亦属另“受贿”罪之牵连行为,应被吸收之。

况该看树款系应支付给刘其华部分,即使未支付,刘其华证言亦仅是对其民事权益的相关设立放弃行为,即该行为的有无并不对被告人犯罪完成或成立与否形成逻辑因果关系,故该刘行为情节较轻,被告人指使行为性质与刑法意义上的犯罪相去甚远。

且辩护人认为指证被告人构成“受贿”的理由并不充分且不成立,故妨害作证亦当不成立。


二、职务侵占罪之不成立

本罪中公诉机关举出了很多证据,可以说是详而不实,矛盾百出,重要事实无证据支持,所以关于罪与非罪的理论,辩护人就不再展开,综合辩护如下:

1、在宋、杨、马三人证词中均明确无误表达了在黄岗信用社“将8万元款存到耿某某的账户”。辩护人认为这是由控方提供的证据,就理应得到其他证据的印证,由于证人证言的通性“多变性”“易伪性”导致在诉讼实践中若存在能搜集到书证或物证以印证时就法定的予以搜集,并入卷佐证,本案中“账户”是一铁证,理应搜集。此前辩护人已向公诉机关提出过,公诉机关也曾以此要求侦查机关提取,但至今日开庭仍无果,辩护人不揣冒昧,大胆作出以下推测:一、不存在该存款事实;二、不存在该卖树事实,而二者一真,本罪皆不成立,故请合议庭详审慎判之。

2、该罪的控方证据中所在村委委员如耿文强、李孝中、刘金方、刘金龙等人均以不同侧面立场,作出了被告人向刘刚索要三万元并以票据冲入村账目中的客观事实。辩护人认为该事实间接印证了一个问题,即卖树款在刘刚处,刘刚系接受卖树款的一方主体当事人,甚至宋、杨、马三人也间接证实被告人向刘刚要钱的事实,所以起诉书指控的事实是不能成立的,且控方证据已对指控作出了相反的证明。

3、在该组证据的以上证人中不止一人作出了“关于评树款13万元”的证言。辩护人认为,作为卖树的一方村委会暨全体村民仅对待出售的树售价初评为13万元,又怎么可能会一如控方所称被告人卖了8万元,刘刚卖了近9万元,合计有17万元卖树款呢,稍有常识即能得出结论:指控是不成立。相反按照刘刚入帐的近9万元卖树款加上付耿某某的三万元卖树款恰能得出12万元总卖树款的数额,方才合乎逻辑及事物的客观规律。

4、在由安徽联城会计师事务所出具的报告中,认定村里尚欠被告人垫付支出款为33600元,而起诉书却指控该开支为2万元,显然证控不一,也反映指控的逻辑混乱,虽其解释为依法认定为2万元,辩护人认为此属适法不当。

5、同样在上述报告中的附表5第27项中明确载明在刘刚的开支栏中退还杨大成卖树款3700元,可证该卖树系由刘刚一人所为,否则该退款应由被告人实施才足见吻合。(虽在该栏中载为杨士成,但辩护人要求提供原始账目以核实真伪)

如此的反证、及证据的瑕疵、相互的矛盾可见所控犯罪事实本身是不存在的,请依法宣告被告人无罪。


三、非国家工作人员受贿罪之不成立

事实上对该罪成立与否的论述也是建立在被告人有无实施对宋、杨、马三人卖树行为的真伪之基础上,同时还兼顾该一万元的情由、性质。

辩护人认为,受贿的相对语境是行贿,受贿者意为占有相应财物而以职权利益相交易,行贿为谋取不正当利益而施以小惠以取,谋利是二者的共性,而均以职务便利为前提,虽然刑法中的行贿与受贿不具备绝对的对等性,但大致相若。

通过上一章节的论证,被告人并未直接参与卖树,公诉机关的指控是建立在错误的事实之上进行的指控。所以就卖树这一环节,虽然被告人时任村长,却在与宋、杨、马三人来往中并未借以职务身份,更无所谓便利。

由于在卷的三人的证言中,关于卖树款有人称是8万元左右,有人称大约8万元,还有人称6万多元,所以我们无法通过证据本身核实到底卖树款是多少钱,无疑这是一个重要的事实。

事实上,被告人向该三人索要的一万元系称之为看树人工资,且至今被告人仍不否认,也为该三人间接证实,可见无论该款的最终去向及归属为何,将其直接定性为受贿款项皆有不妥。

同时据证据反映,该款的索要是在卖树交易完成后,而法律所规定的受(行)贿的行为均介定在交易实施时或实施前,这样才符合“谋取利益说”的理论构架。

反过来,我们再结合整个案情来看,该一万元的收取有无损害集体的利益?有无损害职务的廉洁性?有无给宋、杨、马三人谋取利益?答案是否定的。我们可以看到在刘刚经手与三人的交易依然存在的前提下,村集体利益未损失;宋、杨、马三人反而多开支了一万元,才完成交易;事前、事后被告人与该三人也未有其他来往和接触,并未利用所谓的职务身份为该三人提供任何便利和利益。同时收受该三人财物的行为是以合法的名义收到,且无论其最终款项的归属。

所以辩护人认为公认机关指控被告人所谓的非国家工作人员受贿罪的罪名是无法成立的。


综上所述,被告人三罪均不构成,应充分考虑被告人任村干部三十余年,且系乡人大代表,并无任何群众对其不良影响反映,公正执法严谨执法,宣告被告人无罪。

以上辩护意见谨供合议庭参考采纳!


辩护人:安徽××律师事务所

张   新律师

二〇一二年十月十五日